欢迎访问乐发国际官网

乐桂堂家具

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

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、平价、优良。

18169824988 1802928767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返回列表页

200年前广州说唱情歌你听过未?珠水儿女这样解

  金羊网讯 记者甘韵仪,实习生张艺璇摄影报道:“桃花扇,写首断肠词,写到情深扇都会惨凄;命冇薄得过桃花,情冇薄得过纸。纸上桃花,薄更可知;君呀,你既写花容,先要晓得花的意思……”

  初听粤讴《桃花扇》是两年前,唱调咿咿呀呀,与粤曲相似,又更贴近生活,情深款款地将珠水儿女的心事娓娓道来,颇有意思。近日,粤讴作为新一批广州市非遗项目进行公示。记者得知这个消息时,一些唱段又隐约浮现,这一次,决定寻找粤讴的清晰记忆,用一个个故事串联起粤讴在广州的轨迹。

  月下飞觞,水上闻曲。粤讴可以说是流行在200多年前的“广州说唱情歌”,它起源于疍歌和咸水歌,最初是珠江花舫女子喜欢唱的情歌。

  作为广东曲艺中常见的说唱艺术,粤讴又称为《越讴》,与木鱼、龙舟、南音、板眼一起被统称为粤调。“虽是巴人下里之曲,却饶有情韵”。

  清道光八年,也就是公元1828年左右,举人、南海横沙(现广州白云区横沙村)招子庸于广州辑录出版《越讴》,一时洛阳纸贵,广为流传。

  招子庸平时爱好研究民间曲艺和民歌,并将文人的落魄情怀融入风月之境。据悉,爱上歌妓秋喜,是他创作粤讴标志性作品《吊秋喜》的起源。子庸上京会试时,秋喜被豪奴暴客相逼,投江自尽,招子庸闻讯,一字一泪写下温厚多情的《吊秋喜》,“青山白骨唔知凭谁祭?衰杨残月空听嗰只杜鹃啼……谂下从前恩义,讲到销魂两个字,共你死过都唔迟。”

  因为语言与故事均来源于民间,粤讴的歌词大多通俗易懂,蕴含着绵绵情意,是女子对爱情与美好生活的愿望,例如《解心事》:“苦海茫茫多数是命蹇,但向苦中寻乐便是神仙。”《心心点忿》:“世界做得咁情长,做乜偏偏又无结果。就把旧时嗰种恩爱付落江河。”再如《生得咁俏》:“我生得咁俏,怕冇鲜鱼来上我钓。今朝挈在手,重系咁尾摇摇。”

  横沙与“粤讴第一传承人”陈丽英结缘之前,陈丽英早已在研究粤讴的唱法。6月13日,记者去到陈丽英家,安静古雅的居室里,她手持曲谱,将古老的歌词,悠悠唱来。

  “桃~花~啊~呃~扇~咧……”她唱罢转过头来问记者:“是不是很过瘾咧?又‘啊’又‘呃’又‘咧’。这首《桃花扇》银娇丝娘有录音传世,我自己也录了。”

  陈丽英出生于一个曲艺世家,是番禺沙湾地水南音大师陈鉴的孙女,自小学习古粤曲艺,如今已从艺超过一甲子,到今年,将近80岁。

  何为地水南音?同样是流传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百年说唱艺术,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开始流行了一个多世纪。张卫健最为出名的电视剧口头禅“凉风有信,秋月无边,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”,就是出自地水南音《客途秋恨》,只不过唱法不一样。

  陈丽英13岁时,有一天师傅说,要教她一些深奥的唱法,由此才能学唱《明日又天涯》,就这样,她开始接触粤讴“解心腔”,从此也与粤讴有了缘分。

  到了80年代,陈丽英录制了一首曲词描写屈原的南音《橘颂》,中间唱段采用了粤讴的唱法,“大家一听,说很过瘾,很有特色。”90年代开始,陈丽英便全身心地投入粤讴的研究与传唱,在“咿咿呀呀”“咧”等助语音的唱法,以及“清水灯心煲白果”等“盏鬼”的唱词中,追寻粤讴之美。

  横沙村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金沙街城西公园附近,村内绿树成荫,安静舒适。追寻粤讴痕迹,不得不提仲山招大夫祠,约两百年后的今天,祠堂仍供奉着粤讴鼻祖招子庸的牌位。

  为了让后人记住粤讴,祠堂经常摆放粤讴的宣传资料,横沙村村民人人知粤讴,以粤讴为荣,却鲜有人识唱。

  白云区文化馆馆长冯耀波在2011年的时候,曾对粤讴进行过普查,发现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文献资料,寻寻觅觅也难以找到专门的粤讴演唱者,连音频资料都没有,更别想申遗了。直到遇到陈丽英,横沙为粤讴申遗才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

  2014年,陈丽英在中山大学等地开讲座,传递粤讴艺术。横沙村得知后,村中老先生招子荦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她。当年陈丽英将粤讴带回到横沙村,在“招子庸诞辰225周年纪念活动”中演唱,横沙人闻风而来,连七老八十的人也是第一次听上粤讴现场演唱。后来,陈丽英、高韵冰、程美宝师徒三人也曾多次回到横沙演唱。

  众人合力推进,粤讴先被评为白云区非遗项目,再有望成为广州市非遗项目,越来越多人认识粤讴。

  时间倒流百年,回到二十世纪初期,英籍香港官员金文泰将粤讴翻译成英文,粤讴便以“粤语情歌”的身份流传海外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一个偶然机会下,在英国牛津大学读博士的程美宝被金文泰的《粤讴》翻译本《Cantonese Love Songs》吸引,进一步追查招子庸的《粤讴》和有关的著作,并写入博士论文,其中还全文引用了粤讴《结丝萝》的唱词。

  “清水灯心煲白果啊,果然系清白咁又怕乜你心多。白纸共薄荷,咁就包俾过我,薄情如纸你话奈乜谁何……”据说,程美宝的博士论文在2006年出版,但她一直念念不忘:粤讴怎样唱?《结丝萝》又怎样唱?她问了很多人,但找不到答案。

  2009年,当时在中山大学历史学系任教的程美宝与陈丽英相识,并在2010年拜其为师,学习地水南音与粤讴,成为一段佳话。就在去年横沙为粤讴申遗期间,程美宝与师傅一起在仲山招大夫祠唱起了《结丝萝》,人们从悠悠歌声中,感受到传承的魅力。

  粤讴与粤曲同源,粤曲中也不乏粤讴艺术的身影。陈丽英介绍,在粤曲的梆黄也就是核心唱段中,很多老艺人融合了“解心腔”,除了《明日又天涯》,粤曲“大老倌”陈笑风也在粤曲《凤求凰》中运用了粤讴唱法。

  她认为,作为一名粤讴演员,推广粤讴的首要任务就是传唱。若要传唱好一种具有代表性的曲艺,就要将其特色研究透彻,才能向观众交待清楚。如今,已近耄耋之年的陈丽英仍致力于粤讴的传唱与弦诵。

  目前她演唱的《桃花扇》、《心心点忿》、《孤飞雁》、《结丝萝》等曲目已汇编成唱片,迄今所知,早年的粤讴录音,只有银娇师娘所录的《桃花扇》存世。其他由陈丽英按粤讴的规格订谱。她近期还把招子庸收入《越讴》一书的《天边月》和在晚清报刊出版的《黄花影》两首粤讴“度”出来了,计划录制成CD发行。《黄花影》以辛亥革命为背景,歌颂在革命中为国捐躯的青年烈士,内容与道光年间的粤讴迥然不同,但仍可沿用粤讴的风格提炼演绎。

  “除了演员接班人还要有观众接班人。”为此她向记者分享了一件趣事。2017年,香港中文大学开设中国文化教育粤讴南音研习班,她受邀去讲四堂课。

  陈丽英告诉记者,为了筛选真正想学的学生,珍惜名额,香港中文大学采取了先交按金、再听课、课程结束再悉数返还的做法,以尊重老师。“我好享受当时的讲课,学生以中青年为主,好难得!因为现时听粤曲都是老的多。”陈丽英说,四堂课中,没有一个学生缺课,也没有人在上课时玩手机,而且很积极做功课并提问。

  “之前在广州万木草堂举办的活动,用的标题是《南音齐唱粤讴初尝》,我当时就想要突初尝’。有些学生说,我真的未唱过,我说不要紧,我找一个人来带你唱。”她比喻说:“人们总说这道菜好吃,但你不去吃你怎么知道这道菜好不好吃。”

  金羊网讯 记者甘韵仪,实习生张艺璇摄影报道:“桃花扇,写首断肠词,写到情深扇都会惨凄;命冇薄得过桃花,情冇薄得过纸。纸上桃花,薄更可知;君呀,你既写花容,先要晓得花的意思……”

  初听粤讴《桃花扇》是两年前,唱调咿咿呀呀,与粤曲相似,又更贴近生活,情深款款地将珠水儿女的心事娓娓道来,颇有意思。近日,粤讴作为新一批广州市非遗项目进行公示。记者得知这个消息时,一些唱段又隐约浮现,这一次,决定寻找粤讴的清晰记忆,用一个个故事串联起粤讴在广州的轨迹。

  作为广东曲艺中常见的说唱艺术,粤讴又称为《越讴》,与木鱼、龙舟、南音、板眼一起被统称为粤调。“虽是巴人下里之曲,却饶有情韵”。清道光八年,也就是公元1828年左右,举人、南海横沙(现广州白云区横沙村)招子庸于广州辑录出版《越讴》,一时洛阳纸贵,广为流传。

  招子庸平时爱好研究民间曲艺和民歌,并将文人的落魄情怀融入风月之境。据悉,爱上歌妓秋喜,是他创作粤讴标志性作品《吊秋喜》的起源。子庸上京会试时,秋喜被豪奴暴客相逼,投江自尽,招子庸闻讯,一字一泪写下温厚多情的《吊秋喜》,“青山白骨唔知凭谁祭?衰杨残月空听嗰只杜鹃啼……谂下从前恩义,讲到销魂两个字,共你死过都唔迟。”

  因为语言与故事均来源于民间,粤讴的歌词大多通俗易懂,蕴含着绵绵情意,是女子对爱情与美好生活的愿望,例如《解心事》:“苦海茫茫多数是命蹇,但向苦中寻乐便是神仙。”《心心点忿》:“世界做得咁情长,做乜偏偏又无结果。就把旧时嗰种恩爱付落江河。”再如《生得咁俏》:“我生得咁俏,怕冇鲜鱼来上我钓。今朝挈在手,重系咁尾摇摇。”

  “桃~花~啊~呃~扇~咧……”她唱罢转过头来问记者:“是不是很过瘾咧?又‘啊’又‘呃’又‘咧’。这首《桃花扇》银娇丝娘有录音传世,我自己也录了。”陈丽英出生于一个曲艺世家,是番禺沙湾地水南音大师陈鉴的孙女,自小学习古粤曲艺,如今已从艺超过一甲子,到今年,将近80岁。

  何为地水南音?同样是流传与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百年说唱艺术,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开始流行了一个多世纪。张卫健最为出名的电视剧口头禅“凉风有信,秋月无边,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”,就是出自地水南音《客途秋恨》,只不过唱法不一样。

  陈丽英13岁时,有一天师傅说,要教她一些深奥的唱法,由此才能学唱《明日又天涯》,就这样,她开始接触粤讴“解心腔”,从此也与粤讴有了缘分。

  到了80年代,陈丽英录制了一首曲词描写屈原的南音《橘颂》,中间唱段采用了粤讴的唱法,“大家一听,说很过瘾,很有特色。”90年代开始,陈丽英便全身心地投入粤讴的研究与传唱,在“咿咿呀呀”“咧”等助语音的唱法,以及“清水灯心煲白果”等“盏鬼”的唱词中,追寻粤讴之美。

  为了让后人记住粤讴,祠堂经常摆放粤讴的宣传资料,横沙村村民人人知粤讴,以粤讴为荣,却鲜有人识唱。白云区文化馆馆长冯耀波在2011年的时候,曾对粤讴进行过普查,发现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文献资料,寻寻觅觅也难以找到专门的粤讴演唱者,连音频资料都没有,更别想申遗了。直到遇到陈丽英,横沙为粤讴申遗才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

  2014年,陈丽英在中山大学等地开讲座,传递粤讴艺术。横沙村得知后,村中老先生招子荦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她。当年陈丽英将粤讴带回到横沙村,在“招子庸诞辰225周年纪念活动”中演唱,横沙人闻风而来,连七老八十的人也是第一次听上粤讴现场演唱。后来,陈丽英、高韵冰、程美宝师徒三人也曾多次回到横沙演唱。

  众人合力推进,粤讴先被评为白云区非遗项目,再有望成为广州市非遗项目,越来越多人认识粤讴。

  时间倒流百年,回到二十世纪初期,英籍香港官员金文泰将粤讴翻译成英文,粤讴便以“粤语情歌”的身份流传海外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一个偶然机会下,在英国牛津大学读博士的程美宝被金文泰的《粤讴》翻译本《Cantonese Love Songs》吸引,进一步追查招子庸的《粤讴》和有关的著作,并写入博士论文,其中还全文引用了粤讴《结丝萝》的唱词。“清水灯心煲白果啊,果然系清白咁又怕乜你心多。白纸共薄荷,咁就包俾过我,薄情如纸你话奈乜谁何……”据说,程美宝的博士论文在2006年出版,但她一直念念不忘:粤讴怎样唱?《结丝萝》又怎样唱?她问了很多人,但找不到答案。

  粤讴与粤曲同源,粤曲中也不乏粤讴艺术的身影。陈丽英介绍,在粤曲的梆黄也就是核心唱段中,很多老艺人融合了“解心腔”,除了《明日又天涯》,粤曲“大老倌”陈笑风也在粤曲《凤求凰》中运用了粤讴唱法。

  她认为,作为一名粤讴演员,推广粤讴的首要任务就是传唱。若要传唱好一种具有代表性的曲艺,就要将其特色研究透彻,才能向观众交待清楚。如今,已近耄耋之年的陈丽英仍致力于粤讴的传唱与弦诵。目前她演唱的《桃花扇》、《心心点忿》、《孤飞雁》、《结丝萝》等曲目已汇编成唱片,迄今所知,早年的粤讴录音,只有银娇师娘所录的《桃花扇》存世。其他由陈丽英按粤讴的规格订谱。她近期还把招子庸收入《越讴》一书的《天边月》和在晚清报刊出版的《黄花影》两首粤讴“度”出来了,计划录制成CD发行。《黄花影》以辛亥革命为背景,歌颂在革命中为国捐躯的青年烈士,内容与道光年间的粤讴迥然不同,但仍可沿用粤讴的风格提炼演绎。

  “除了演员接班人还要有观众接班人。”为此她向记者分享了一件趣事。2017年,香港中文大学开设中国文化教育粤讴南音研习班,她受邀去讲四堂课。

  陈丽英告诉记者,为了筛选真正想学的学生,珍惜名额,香港中文大学采取了先交按金、再听课、课程结束再悉数返还的做法,以尊重老师。“我好享受当时的讲课,学生以中青年为主,好难得!因为现时听粤曲都是老的多。”陈丽英说,四堂课中,没有一个学生缺课,也没有人在上课时玩手机,而且很积极做功课并提问。

  “之前在广州万木草堂举办的活动,用的标题是《南音齐唱粤讴初尝》,我当时就想要突初尝’。有些学生说,我真的未唱过,我说不要紧,我找一个人来带你唱。”她比喻说:“人们总说这道菜好吃,但你不去吃你怎么知道这道菜好不好吃。”

乐发国际

返回顶部